清明日

[唐] 温庭筠

清娥画扇中,春树郁金红。出犯繁花露,归穿弱柳风。

马骄偏避幰,鸡骇乍开笼。柘弹何人发,黄鹂隔故宫。

life is like a boat.

···
We are all rowing the boat of fate
The waves keep on coming and we can't escape
But if we ever get lost on our way
The waves would guide you through another day.
···

~ Rie fu ~

采文 *190409~190509

0409 锐角形的阳光 / 李德民

真的,夏天的阳光
是锐角形的

夏天的阳光
照射到胳膊上
胳膊被阳光的尖
扎疼了
照射到脊背上
脊背被阳光的尖
扎疼了
赤着脚行走时
脚底也被扎疼了

太阳终于落下去
树像一把大扫帚
呼啦啦,呼啦啦
把阳光打扫得干干净净
睡觉时,身子还翻过来翻过去
原来,凉席的缝隙里
还藏着锐角形的阳光

0410 [美]约翰·厄普代克

爱记忆中的人容易,难的是当他们出现在你面前,你仍然爱他们。

0414 远远的山庄 / 宁远

无聊时非常有必要的,一个人在空白里做的事,决定了这个人和其他人的根本不同。

0416 吃草的羊 / 王长军

一群羊在埋头吃草
仿佛这世界,除了草
什么也没有

有一只却时不时地抬起头来
好像发现了什么
又好像想起了什么
它看见一只蝴蝶——
一朵马莲花飞起来
把头抬高,它看见
一只鹰和鹰上的云
它看见,云一边嚼着草
一边朝它张望

0417 [美]鲍勃·迪伦

有的人能感受雨,而其他人则只是被淋湿。

0418 [日]松浦弥太郎

人的一生有两个生日,一个是诞生日,另一个是真正理解自己的日子。

0421 [日]松浦弥太郎

人不论做错几次,只要不失再来一次的勇气,必然大有可为。

0507 [美]玛格丽特·米切尔

当你为什么东西付出过劳动时,你就会爱上它的。

0509 [英]托尔金

这个世界如果有更多的人热爱美食与诗歌胜过爱黄金,这世界会是一个美好的地方。

《追风筝的人》读后感

  在假期快结束时,我读完了这本《追风筝的人》。作者是一位阿富汗作家,故事也在阿富汗发生。书的封面上有一只风筝,被落日染出的彩霞挤成一片影子,一个男孩正拉着线奔跑——色彩鲜艳的画面,却透露出一股孤独、压抑的气氛。

  书中的故事围绕着阿米尔和哈桑展开。

  阿米尔出生便含着金钥匙,父亲是当地有名的“英雄”,有钱有地位的人,父亲有着一个从小玩到大的仆人哈里,而哈里的儿子则是哈桑。阿米尔热爱写作,身体孱弱,胆怯怕事;哈桑高大威猛,勇敢无畏。由此,父亲偏爱哈桑,对阿米尔不假辞色。因此,阿米尔心生嫉妒。

  书中,在阿米尔童年时期有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那是一年一度的风筝节。阿米尔准备借此机会,在风筝节上夺得第一名,以此来博得父亲的关注。比赛进展得很顺利,阿米尔也夺得了第一名,然后哈桑去追寻第二名的蓝风筝。“为你,千千万万遍”,这是哈桑追风筝前对阿米尔说的话。没想到的是,哈桑遇到了“孩子王”阿瑟夫,在阿瑟夫的暴力下,哈桑选择了屈服——同往常一样,他要保护少爷。而阿米尔却选择了藏在一旁。这件事情让阿米尔感到内疚,他为了让自己不和哈桑见面,在生日后,他诬陷哈桑偷走了他的手表和钱。令人意外的是哈桑没有辩解,选择了和父亲离开。

  这段故事中,阿米尔对哈桑的深切的后悔从字里行间流露出来,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后悔,无论是风筝节上的逃避;还是自己一手策划诬陷哈桑,他都在后悔、谴责自己。而这根源便是哈桑,哈桑那种在他眼里愚蠢的奉献精神让他难受,所以阿米尔选择了让他永远走开,让自己的内心不受折磨。

  时过境迁,战争爆发,阿米尔和父亲离开了阿富汗,来到了美国。他在苦难中挣扎着。一天,在与父亲的老友拉辛汗的谈话中,阿米尔得知了哈桑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世间只有一种罪行,那就是盗窃……当你说谎,你剥夺了某人得知真相的权利。”阿米尔想起了父亲说过的话。在一番挣扎之下,他走上了拉辛汗说的那条“再次成为好人的路”。他带回了哈桑的儿子,男孩儿像他的父亲一样,但少了微笑。同样是风筝,一次偶然放风筝的经历,让那个可怜的孩子微微拉起了嘴角。

  在哈桑身世揭露之前,阿米尔坚信自己父亲是在自己心目中完美的男人:除了对自己冷漠之外,他没什么世俗偏见;善待乞丐、孤儿;对仆人视如己出;为一个陌生女人挺身而出,宁愿挨枪子儿……但这些都被拉辛汗的一番话打碎。他跟阿米尔说,说谎和盗窃没什么两样。我想,他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重蹈覆辙。

  但或许就是因为心里装着沉重的罪恶,才会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父亲心里装着对阿米尔、哈桑、莎娜芭犯下的错,所以他才会心胸宽广、坚强善良;阿米尔心里装着对友情上犯下的过错,所以他才踏上了那条“再次成为好人的路”,所以他才能在阿瑟夫猛烈的拳套下哈哈大笑。

  救援之路,也救赎之路,重新成为好人的路的一小部分。这一路,通过和法里德的接触,和巴基斯坦人的接触,阿米尔不再考虑什么年少时介怀的阶级意识,国破了,家亡了,没有什么穷人富人,他们在外人眼里都是有些过火甚至疯了的阿富汗人。直面阿塞夫,阿米尔把那小时候因懦弱而被哈桑承担的拳头挨了过来,阴差阳错,哈桑做手术治好的兔唇变成了阿米尔人中留的疤。差点失去索拉博的性命,彻底失去索拉博的信任,让阿米尔也感受到了哈桑曾经感受过的那种冷漠。阿米尔内心每一处阴暗,都在这条救援之路中得到了回应,或者说是报应。

  故事于风筝而起,也于风筝而落。阿米尔最终改变了自己。生活会原谅他,土下的哈桑也会原谅他。相信阿米尔不会忘记那个为他追风筝的背影,那一句“为你千千万万遍”,还有那一棵刻有“阿米尔和哈桑,喀布尔的苏丹”的树。同样的,我也不会。

GoogleTalk头像

启程

假期一如既往的短。

不足一个月的暑假——二十多天,七月五日到八月三日。时间转瞬即逝。

高二了,还有一年就要飞远了。抓紧好时间。

向着前100名前进吧!